叶清商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是气所磅礴,五岳倒为轻。当其贯日月,意气素霓生。登封多泰岳,巡狩遍沧溟。
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事了拂衣去,飒沓如流星。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明日隔山岳,深藏功与名。

骰子作曲法模拟器移动版

  V1.0:https://pan.baidu.com/s/1B-rbBX43xa6QG69WsR9_RA

  V2.0:https://pan.baidu.com/s/1oiWUE3NUk1F6n4Rqp_uKdQ

  受开发平台所限,移动版会被报为风险软件,无视即可。有声模式下程序容易错误闪退(……),建议在静音模式下运行。

  PC版:https://pan.baidu.com/s/1oIJHbRIICwVk1c0oLyXFuA

【FF14】【光喵/光冰】七日谈

  作者3.3救过师兄后就A了所以可供挖掘的素材仅限3.3之前。

  感觉组团那段应该有很多可以衍生啊,随便试着写一点。希望是抛砖引玉。

  私设男精全职制霸光战非公式光。

  内含光喵冰狗血白学现场,慎入。

  非常OOC了。

—————————————————————————————————

第一夜·昔

  尘世里跌撞着前行的凡人们,或多或少总有一些隐秘又不足与外人道的过去。

  被掩藏的记忆,深埋内心的温暖,故土,童年,诸如此类。

  而今晚的主题就是尽己所能地披露它们。

  龙骑士、冒险者、冰之巫女、来自萨雷安的小少爷,他们是一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团队,甚...

【FF14】【光喵】一辆开不起来的破婴儿车

  好久没码字了随便写点。《枪与诗》原定后续。

  老爱插播一句话光奥光是作者的正常操作。

—————————————————————————————————

  他们气喘吁吁地分开,凝视彼此,又相拥着滚倒在地。

  一边唇齿相交,苍天之龙骑士灵巧的一双手一边自上而下轻车熟路地将多余的盔甲衣物一一卸除,却在触及那人下腹处时,对方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推开了他。

  突如其来的拒绝打断了动作,埃斯蒂尼安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光之战士脸上泛起的羞涩红晕,失笑道:

  “原来奥尔什方那家伙从来没碰过你啊……”

  “……”

  这实在是非常不合时宜的一句话,那个禁忌的名字,尤其不该在此时此刻、...

山中行

各博客纷纷关闭,从百度快照中抢救出旧作,姑且存档。

—————————————————————————————————

  长安一夜雪,清晓叩寒山。
  龙脊伏大地,凤翼扫高天。
  峻岭孤墙绕,危岩古道攀。
  扬霰风劲瘦,摧林雪重繁。
  银条刀戟指,冷剑冻枝悬。
  凛凛冰苔烁,脉脉霜叶燃。
  八方绝壁耸,十里絮漫川。
  转头失前路,回首见青烟。
  依依出崖际,袅袅入云间。
  反顾无踪影,疑是迁谪仙。
  冀为此山客,深雪没芦庵。

  ——2009.11.4

【填词】若耶春泛

  曲:《萧瑟春秋》
  词:叶清商
  唱:叶清商

  晓风轻 春水盈 若耶溪上雨初晴
  雨初晴 泛舟行 花明柳暗交相迎
  何处依稀弄闲琴 无迹寻 袅袅晕开远山青
  十里柔波点桃杏 逐桨碎云影

  天如镜 水如镜 天水一色鉴晴明
  山有灵 溪有灵 山溪同画映诗情
  忽有鸥鹭争掠起 聚还散 渐次栖止芦苇汀
  扑面纷纷扬絮落英 恣飞如意兴

  欲何之?宛在水中央 溯洄辗转 许有惆怅更轻狂
  欲何往?便在水中央 道阻且长 ...

【天下3】玄华葬剑录

  作为一个全透明写手(???),为了满足自己有生之年能出本的野望……有意将玄华葬剑录做个手抄本,字丑如图,需要可留言预定。纯手抄工期比较久。第一本免费赠送,付邮即可,后续酌情收取一点买本子的成本钱。有人要吗?【并没有人要

【原创】拭剑思

  填词:叶清商
  作曲:叶清商
  古琴:叶清商
  钢琴:叶清商
  毁唱:叶清商

  宝剑悬蓬荜,华岳久不论。
  闲来抚秋水,念彼远游人。
  追昔年舞象,偕友览皇城。
  神交长,欢聚短,帝京巷陌深。
  两地分别后,各自涉红尘。
  物换星移,春秋数易,
  也曾跃马平川任侠义,
  也曾畸零崎路恨此身。

  长剑掌中执,试挽无定云。
  不应负冰雪,何故教蒙尘?
  纵使栖迟未轻弃,
  心有浩气凛然存。
  便向涛澜横舟楫,
  暂取诗稿拭青锋。
  卅岁容华映寒刃,吾子亦如不才夙夜省晨昏?

  遥知他乡倚剑扶霜月,
  聊引淡词半阙寄乾坤。
  残篇喑弦难达意,
  唯将薄酒一盏倾江里,随波越海以致君。
  ...

【FF14】【光喵】枪与诗

  依然吃不到粮无奈自割腿肉系列。姑且算是之前那篇小学生日记体光喵文的正式版。

—————————————————————————————————

  “您还是不愿去更温暖宜人的林地或石绿湖疗养而非要待在这冰天雪地寒风怒号的库尔札斯吗?”

  光之战士将带来的慰问品放下,给了枪术教师一个问候的拥抱。

  “疗养什么,我的身子骨还硬朗得很呢。”

  “是吗?您向素昧平生的冒险者们抱怨旧伤隐隐作痛,却对身为弟子的我缄口不提,还真是厚此薄彼……”

  “……什么旧伤疼,没有的事!”

  “不要讳疾忌医呀,师父。”听对方如料想般矢口否认,一贯乖顺的学生认真反驳道。

  “无论如何,我不...

  Pr试玩草稿·崎剑拉郎·别问我为什么是崎剑因为我手边只有这俩的素材·反正都不是本尊·浮云生死·知道你不惧但也不能怒送头啊·阴阳相隔(剑子先SHI)然后(崎路人报仇不成)全灭HE

  翻到旧截图选择性失忆强行当作新粮吃了。

  #今天吃到剑虚粮了吗?没有!#

【天下3】满江红·志剑阁

注:实际并不符合满江红词牌格律。

  曲:满江红(《大宋提刑官》片尾曲/主题曲
  词:叶清商
  唱:叶清商

  大荒志载,三零年、幽都破关。
  妖邪祸、生灵涂炭,时局艰难。
  男儿怀剑弃登仙,力振乾坤挽狂澜。
  掣惊虹、九天星河动,定海川。

  定海川……

  易水寒、彤云乱。
  青曦渺、驾长帆。
  回眺楼台远,此心悠然。
  弈剑修身乘风去,斩妖除魔天地间。
  从别后、愿化雾与岚,萦故山。

  萦故山。

【天下3】山海经·弈剑辞

  《山海经·弈剑辞》

  曲:《平风造雨四无君》
  词:叶清商
  唱:叶清商

  敲罢闲棋独倚楼
  他乡听雨雨初休
  伴月巡山山如旧
  拂 塔边星斗

  一夕虎狼越巴丘
  秋水出匣界恩仇
  烽烟未息剑未收
  试问君 何计弭平天下寇?

  (白)
  弈剑修身乘风去,
  斩妖除魔天地间。
  寒芒三尺倾霄汉,
  侠情万仞览尘寰。
  山海纵横挥意气,
  琴书坐隐证道玄。
  涤荡青冥云碎处,
  亦是逍遥亦凛然。

  乘龙跨海诛邪酋
  归来细数西湖柳
  荣辱无端笑王侯
  且 尽樽前酒

  云华新赠黄花后
  鲈鱼飨客交觥筹
  莫念昔年蜀水东流
  试问君 ...

骰子作曲法模拟器V2.0

  相比1.0,2.0自带C调基准音,使用时可随时调节有声或静音模式。
  下载:https://pan.baidu.com/s/1fugme9ZWZl30bevSkUjefg 提取码:rdkh

  

骰子作曲法模拟器V1.0

  前几天鄙人听说了骰子作曲法这样的新姿势,深有感触,大受启发,遂决定尝试实践之。为方便各位创作,免去手动掷骰的麻烦,特编写了这个小程序,还贴心地设置了三种模式可供选择。本软件永久绿色免费,让您从此再不必为灵感枯竭而忧……算了我编不下去了。

  
  
  

  骰子作曲法·骰子模拟器 Version 1.0
  程序:叶清商
  美术:叶清商
  测试:叶清商
  ……
  好吧装哔够了。

  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p92NFAYtto6CLokx3Tu3lw 提取码:sv0t。(其实并没有人需要。

  有任何问题/修改建议请联系在下,...

征人行

  经年去桑梓,远道哀途穷。
  浊酒有时尽,弹铗引霜风。
  苍烟垂日末,旷野接穹窿。
  静言非自悼,式微为君躬。
  蹉跎卅余载,既往何匆匆。
  几曾歌易水,未敢倚崆峒。
  秋莲没沙里,铁衣绛尘蒙。
  折遍辕前柳,却来遣青骢。
  走马山海北,枕戈蓟辽东。
  踽踽逐旧梦,孰与旧梦同。
  年少挥热血,及长意气终。
  一挫一磨耗,壮怀乃尔空。
  已恶身所荷,更添雨交攻。
  不堪催鼓角,煎心似樊笼。
  可借乡关月,恤我堂上翁?
  还剑抛鞍辔,卸甲弃刀弓。
  抱琴吟陶令,登高望南鸿。
  昔者弱冠时,谈笑逞英雄。
  抱负凌云志,至今无寸功。
  欲返迷归路,徒劳恨飘蓬。
  追思半生事,究竟莫由衷。
  怆然将安...

  《昨非》,觉今不是而昨更非的昨非。
  作曲:叶清商。
  作为练手随心所欲写哪算哪的东西,希望没有撞车。
  MID试听:【钢琴曲】昨非
       【钢协版】昨非(把音轨一改就直接导出并没有重新编配的偷懒版。自带的小提琴非常难听。) 

  《江湖夜雨》
  原曲:《蒿棘居》
  改……其实没有改编基本都是原谱但还是要重新取个有格调的名字:叶清商
  MID试听:【钢琴曲】江湖夜雨 

  《秋声赋》

  原曲:天下3燕丘南主题·箫/御庭园/闲逸居/思过圃

  改编:叶清商

  导出MID下载试听戳我

  天下3部分BGM乐谱,不定期更新。

【天下3】【弈剑冰心】良药

  躺在床上的南鹤略动了动,浑身上下的伤处便疼得厉害,与前日一样,似乎全无好转的迹象。偏过头,见冰心果然还在屋里忙活,估计仍是在张罗着他的药。

  ——那药味道刺鼻,叫人闻着便不想下嘴,勉强喝下一口,也绝不会再想喝第二口,唯这大夫每日殷勤地过来端汤煎药,又亲手喂他下肚,这福分着实令人难以消受。这还罢了,所谓良药苦口,若能利于病,喝也就喝了,偏偏他的伤势连日来并无起色,依然只能缠绵卧榻,南鹤心中烦闷,看向又在忙着倒药的冰心的眼神也分外郁躁。

  “你……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你醒啦?”听他出声,仲尧回过头来,露出几分欢喜的神色,“这次你睡了两天……倒是清闲,却苦了我……”

  “那...

1 / 4

© 叶清商 | Powered by LOFTER